您的位置 : D1看书网 > 玄幻 > 苍穹帝尊 更新时间:2019-08-08 16:15:47
苍穹帝尊

苍穹帝尊 天降横财 著

连载中 阳邪阳破岳 女强小说 百合小说 探险小说 exo小说 精品好书《苍穹帝尊》是来自天降横财最新创作的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阳邪阳破岳,小说文笔成熟,故事顺畅,阅读轻松。主要讲述一念为仙!一念为魔!我若不为仙,便为魔!一念动苍穹,一思撼大地!以魔之态君临天下!我要让所有人在我脚下颤抖!

精彩章节试读:

  咣当! 

  牢房的门被大力的推开,两名阳家的守卫拖着血肉模糊,全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好皮肉的阳破岳走进来,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。 

  阳破岳双目紧闭,没有一点反应,似乎已经全无知觉的昏迷过去。 

  扑嗵! 

  两名守卫将阳破岳从扔进了昏暗,潮湿,阴冷的水牢里。 

  阳破岳的身体慢慢的从混浊的污水下浮了上来,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坚毅的神色,目光透出一种对生死的淡然,夹杂着深深的仇恨。 

  “我们的二少爷,骨头不是一般的硬啊!天天受这么多刑罚,竟然一声不发。”

  看了一眼飘在水面的阳破岳,其中一名守卫兴灾乐祸的说什么一句。

  “呸!”另一名守卫张嘴一口唾沫吐在阳破岳身上:“什么二少,只不过一个***婢女偷情诞下的杂种,竟然还敢冒冲我们候爷的子嗣。幸好大夫人慧如炬,识破了这对***母子!”

  “走了,走了!”

  催促着自已的同伴,从水牢里走出去。

  污水沾染到阳破岳身体上的伤口,如同在上面洒了一把盐,火辣辣的疼痛,像是无数根烧红的钢针扎在身体上。 

  阵阵的刺痛,让他的身体一阵筋挛! 

  身体上的疼痛,却比不上心痛!

  他本是叶国神武候阳越的二子,现在却落得身陷囹圄,变成了阶下之囚。 

  在一个深夜时份,他的母亲被发现跟一个陌生的男人,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张床上。 

  这引起了阳越极大的震怒,根本不理会母亲的辩解,赐给母亲一条白陵。 

  主母赵雅兰更是一口咬定阳破岳不是阳越亲生,将阳破岳关在水牢之中,每日要受到鞭挞之苦。 

  伸手将趴在自已伤口上吸食自已鲜血的水蛭连带皮肉撕了下来,扔进了嘴里,发出吱吱的响声。 

  这些天阳破岳完全靠食物水牢里的昆虫,才支撑下去的。 

  竖起耳朵,听了听水牢上面的动静,然后一头扎进污水中,凭着自已的记忆找到自已藏在水中的铁棍。 

  墙壁上有一个黑洞,在这昏暗的水牢里,不留心观察,根本发现不了。 

  这是阳破岳这几天的成果。 

  无法相信母亲会做出这样羞耻事情的阳破岳,决心从这里逃出去,一定要查明真相,还自已母亲一个清白。 

  手臂打着哆嗦,每一次动作都会扯动身体上的伤口。 

  阳破岳却似乎毫无所觉,机械般的重得着用铁棍翘动泥土的动作,饿了就抓些昆虫吃,渴了,就喝下污水。 

 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,阳破岳从挖出来的洞回到水牢内,这个时候,那些守卫应该将自已从水牢里提出去。 

  将铁棍藏好没有多久,水牢的上方传来了脚步声。 

  水牢的透气孔被掀开,两名护卫将阳破岳提了上来,押着他向受刑室的方向走去。 

  将阳破岳双手绑于上方的铁链上,提到半空中,勉强可以足尖碰到地面。 

  守卫手中的皮鞭扔到旁边的水桶里,在里面浸泡了一会儿。  

  门从外面被踹开,阳邪跟赵雅兰的心腹手下李进义。 

  两人走了进来,阳邪伸手将守卫赶了出去,走到阳破岳的面前,目光透着一种戏虐,居高临下的看看阳破岳。 

  “真是好久不见,我的好弟弟!” 

  阳邪的目光转向阳破岳身上的鞭挞伤痕,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:“不对!你不是我弟弟,在别人眼中,你是你那个不守妇道的***母亲不知道跟那个男人生的野种。” 

  噗! 

  母亲永远是阳破岳心中的逆鳞,不容别人说半点坏话。 

  张嘴一口血痰吐在阳邪的脸上。 

  哗啦! 

  铁链被抖的逼直,阳破岳身体前倾,努力的想要接近阳邪。 

  阳破岳的脸上一片狰狞,状若疯虎,嘴里发出低沉的咆哮,恨不得从阳邪身上咬下来一块皮肉。 

  阳邪被吓得后退一步,发现阳破岳被铁链捆着,根本碰不到自已,恼羞成怒。 

  目光中杀意如潮,望着阳破岳的视线根本没有半点兄弟之情。 

  啪! 

  “小兔崽子,竟然敢吐少爷,也不看看自已现在什么处境!”做为一个狗腿子,李进义相当的称职。 

  见阳破岳竟然吐阳邪一脸血水,瞬间将泡在盐水的鞭子拿了起来,在这空中甩出一个鞭花,啪得一声,抽在阳破岳的身上。 

  被抽中的地方顿时就皮开肉绽,鲜红的血肉向外翻卷着。 

  阳破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仿佛对身体上的疼痛毫无所觉,又似乎这一鞭子抽在别人身上。 

  目光如火焰,似乎要将阳邪给烧死。 

  “少爷,你快点擦擦吧。你说这个地方又脏又臭,那里是你能来的呢。这里交给我就行,一切包准做得妥妥当当。” 

  李进义弯着腰,低着头,拿出一方丝帕递给阳邪,谄媚的笑着。 

  从李进义手中接过丝帕,将脸上的血水抹去,扔到一边:“我若不来怎么可能看到我的好弟弟落到这样的下场。” 

  “真是可怜啊!”阳邪围着阳破岳打转,嘴里啧啧有声:“我们阳府的骄傲,竟然会落到这种地步。” 

  “知道为什么你会落到如此下场吗?”阳邪转到阳破岳的正对面,眼睛跟阳破岳对视,阳破岳目光如火的目光,让阳邪很是兴奋,附在阳破岳的耳边轻声说。 

  “你知道吗?你的母亲是被我娘派人下药,导至昏迷不醒,然后找了一个男人深夜潜入她的房间,装成两人通奸的样子,被我母亲抓到。” 

  “滴血认亲也是我母亲安排人,用了一些手段,让你的血液跟父亲的血液无法相溶。” 

  “我要杀了你!” 

  阳破岳肝胆欲裂,脑子被怒火充斥,疯狂的向阳邪扑过去,绑在手上的铁链被扯得哗哗作响。 

  “杀我?” 

  阳邪后退一步,以一副胜利着姿态看着阳破岳。那目光就像看着一头被笼子困住的猛虎,虽张牙舞爪却无法构成半份威胁。 

  “你太优秀了,优秀到别人提起阳府下一代的时候,第一个想起的都是你,总是你阳破岳如何如何,而对于我只是随带提一句,阳破岳的哥哥。呵呵..” 

  阳邪轻笑着,笑声中带着几份自嘲跟几分恨意。 

  “你我修行同样的法决,有着同样的修行资源,凭什么你的修为就比我高?凭什么别人说起阳府的时候都是说你的名字,而不是我!” 

  “更为重要的是,你的优秀竟然让父亲改变长幼有序的传统,放话家主之位有能者居之,我这个本来该继承父亲一切的长子,就要被扫地出门。” 

  “你告诉我,这一切凭什么?” 

  阳邪越说越疯狂,将这些年受到的压抑全部爆发出来,面红耳赤如同疯狗一样,喊到声竭力嘶。 

  “呵呵...”阳邪忽然笑了出来,笑到都直不起腰来,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,一手指着阳破岳:“看看你,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” 

  “你恨我,我可以理解,但是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母亲?”阳破岳闭上眼睛,让自已平复下来,然后睁开眼睛,眼神中怒火隐藏在暗处,只有清明一片。 

  “我就是要让你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死去。”阳邪的目光很疯狂。 

  “你知道吗?你永远永远都比不上我!”阳破岳在这个时候却笑了,摇着头一字一顿的对阳邪说:“你就是一个只会嫉妒别人的小人,而看不到别人在背后的辛苦修行。像你这样的人,永远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。” 

  阳邪的瞳孔猛然一缩,他很讨厌阳破岳的这种态度,那怕是落到这种地步,依然让阳邪感觉到自已才是个失败者。 

  自已的表现在阳破岳看来就像是一个小丑拙劣的表演,更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大人面前耍他的阴谋诡计。 

  这种感觉让有种深深的挫败感,更让阳邪恼羞成怒:“把人给我带进来!” 

  受刑室门被推开,两名守卫拖着一具尸体走进来,将尸体扔到阳破岳的眼前。 

  “陈伯!” 

  看到滚到自已脚边的尸体,阳破岳双眶一湿,再也无法保持平静的脸色,悲呼出声。 

  陈伯是阳破岳母亲的管家,从小看着阳破岳长大,虽为主仆,情却如同爷孙,对阳破岳十分溺爱。 

  “只要我不死,我必杀你!” 

  阳破岳目光如钢刀一样,让阳邪感觉真的有一把刀对准自已,那直透灵魂深处的恨意,更是让阳邪感觉自已像是赤身裸体站冰天雪地之中,混身都在发抖。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女强小说
  2. 百合小说
  3. 探险小说
  4. exo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苍穹帝尊或者回复书号7687 阅读全文
×